多維視野下的中國政黨制度
發布日期:2015-04-21      瀏覽 11972 次

來源:《求是》2015-03-19

 

       如何看待當代中國的政黨制度?這是當前國際社會的熱議話題。由于現代政黨政治發源于英美等西方國家,因而一些人慣于以西方政治話語體系和政黨政治模板來解析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認為中國的政黨制度與西方主流政黨制度不兼容、不接軌,斷言中國的政黨制度將會成為中國現代化的“阿喀琉斯之踵”,是影響中國未來發展的“短板”。對這種觀點,法國政治學者帕斯夸里·帕斯奎諾的評論頗為中肯。他認為,如果從西方政體類型學理論的角度來分析21世紀的中國,無疑會得出簡單化的結論。因此,克服認識上的偏差,需要拋開西方政黨政治學所固有的有色眼鏡和思維定式,把中國的政黨制度放到多維視野中去考察,才能得出符合實際的結論,增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制度自信。

歷史性維度

        在當今世界政黨政治譜系中,無論是以英美為代表的兩黨制,還是以法國為代表的多黨制,都經歷了長期的孕育發展。英國是世界上最早產生政黨的國家,但兩黨制的形成卻經歷了漫長的過程:從1694年第一個政黨內閣出現,到1868年大選兩黨制完全成熟,歷經兩個世紀。美國在1792年大選中形成了聯邦黨、民主共和黨兩大全國性政黨。1800年大選中,民主共和黨入主白宮并連續執政24年,聯邦黨逐步瓦解消散。此后,隨著民主共和黨內部分崩離析,形成了民主黨、共和黨,最終在1884年形成穩定的兩黨制。法國在1789年大革命中就出現了維護舊秩序的貴族派和擁護新制度的愛國黨,但政黨制度確立卻是在第三共和國時期,這個時期政黨林立,伴隨著保王黨衰落、共和黨執政和工人政黨誕生,逐步確立了延續至今的多黨制。

         從英、美、法政黨制度的形成來看,政黨產生和政黨制度確立都是在本國政治經濟文化土壤中,通過不同政治力量的此消彼長逐漸演進而成。英美之所以形成兩黨制,是因為它們在統一的資本主義經濟基礎之上,逐步形成了成熟穩定并與政權直接關聯的兩大政黨。法國之所以形成多黨制,是由其政治經濟環境所決定的:經濟上,小農經濟占優勢,經濟上的分散導致政治力量的分裂,使得法國政黨林立;思想上,自由主義、雅各賓主義、波拿巴主義等思潮此起彼伏;選舉制度上采取了有利于小黨的比例代表制等。由此可見,歐美國家的政黨制度體現了各自國情特點,適應了內部權力和利益再分配的需要。因此,從歷史維度看,政黨制度的形成是一個長期的自然歷史過程,反映了不同國家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發展水平。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也是在歷史發展進程中逐步形成的。近代中國曾有過模仿西方議會制、內閣制、多黨制的試驗,但正如毛澤東所說:“中國人向西方學得很不少,但是行不通,理想總是不能實現?!蓖砬逡恍┚S新思想家主張實行“君民共主”的君主立憲政治。民國初年,政黨林立,結果是“黨見分歧,心意各別,欲圖和衷共濟,更所難得”。袁世凱稱帝后,多數政黨煙消云散,議會制、多黨制的嘗試宣告失敗。南京國民政府成立后,實行一黨訓政制度??箲饎倮?,中國共產黨和各民主黨派一致呼吁結束一黨訓政、成立民主聯合政府,但國民黨為繼續一黨專政不惜發動內戰,并宣布民主黨派為非法組織。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中國共產黨在與民主黨派協商建國、民主建政的過程中,最終形成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這是百年來中國政治發展的自然歷史結果。

內生性維度

        二戰后,一些相繼獲得獨立的發展中國家效仿過去宗主國,實行了兩黨制或多黨制。蘇東劇變后,原蘇東國家在放棄共產黨領導后也采用了多黨制,非洲還出現了多黨制風潮。環顧當今世界,實行兩(多)黨制的國家占多數,但真正因為實行了兩(多)黨制而取得成功的發展中國家并不多。為什么?這是由于西方國家政黨制度普遍經歷了一二百年的本土發育才完成,而一些發展中國家力圖依靠政黨制度的“進口替代”,或在自身政治肌體上進行“肢體移植”,短期速成必然會帶來先天性排異反應等缺陷,甚至有的國家只搬來了多黨民主的外殼,卻未能學到民主政治的精髓——妥協與尊重選舉結果,而代之以街頭政治或兵刃相見。李光耀在回憶錄中寫道:我也親眼看著80多個前殖民地,雖有英國法國親自為它們制定憲法,實行了多黨民主政治,卻多數以失敗而告終。他在分析印度多黨制時認為,印度政治有足夠的靈活性來滿足說300種不同語言、來自多元種族的國民。但是,當政黨政治玩得過火時,負面的影響就出現了。例如,當某個政黨一上臺,一些反對黨就會迫不及待,不管三七二十一要把它拉下臺。因此,穩定而成熟的政黨制度具有內生性,需要一定的陽光、土壤和水分的養護。簡單移植別國的政黨制度,如果缺少相應的環境支撐,短期內很難成功,多數情況下還會妨礙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因此,發展中國家在通往現代化的道路上,一定要警惕“多黨制幻覺”,避開“多黨民主陷阱”。

          從內生性維度看,一方面,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扎根于當代中國的政治經濟發展基礎上。正如帕斯奎諾所說的那樣,“中國過去60多年來的政治發展歷程與19世紀到20世紀歐洲大陸的政治演變過程是完全不同的”。1949年新中國成立時,新生人民政權的基礎是工農聯盟;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共產黨作為一個“善于學習、調整和吸納的執政黨,力求包容中國不同社會階層和社會群體的利益”,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包括八個民主黨派,政治協商的界別數量達34個,基本涵蓋了中國社會各階層,顯示了中國政黨制度的張力和彈性。另一方面,它也離不開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滋養。不少西方學者認為,中國數千年來所形成的選賢任能政治傳統、治國安邦的歷史使命、民為邦本的治國理念、兼收并蓄的包容文化等政治理念和歷史傳承,要比多黨競爭、議會政治更適合中國國情。英國歷史學家湯因比認為:“就中國人來說,幾千年來,比世界任何民族都成功地把幾億民眾,從政治、文化上團結起來,他們顯示出這種在政治、文化上統一的本領,具有無與倫比的成功經驗?!?/p>

多樣性維度

        目前,世界上有160多個國家存在著6200多個政黨。這些歷史背景不同、意識形態各異、價值理念多元的政黨通過不同形式執掌政權和參與政治,形成了不同的政黨制度,既有非競爭性的一黨制,也有競爭性的兩(多)黨制,這正是人類政治文明多樣性的體現。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不是一黨制,而是立足于共同政治經濟基礎上的共產黨領導、多黨合作;也不是多黨制,而是共產黨執政、多黨參政。在政治關系上,各民主黨派接受中國共產黨領導,兩者是合作關系;在政權關系上,共產黨執政,各民主黨派參政,兩者是執政黨與參政黨的關系,而不是競爭性的輪流執政關系。這種具有中國特色的政黨制度融合了不同政黨制度的穩定性、監督性等優點,又體現了自身的主導性、包容性特點,已經內化為中國體制的力量,在推動中國政治發展、經濟增長和社會安定方面發揮著積極作用。新加坡《聯合早報》評論認為,“如果將中國的政治制度放到全球視野下就會發現,中國真正與眾不同的特色是一個政黨有效的領導”。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與國外的一黨制、兩黨制、多黨制一樣,都是人類政治文明的體現。對此,我們有理由自信,不應妄自菲薄。當然,也要清醒認識到,我國的政黨制度需要借鑒國際經驗,在制度化、法治化方面進一步自我完善。在這方面,東施效顰是可笑的,固步自封也是愚昧的。

實踐性維度

       一種政黨制度是否有效,歸根到底要看它能否促進國家的穩定發展。中國共產黨領導著一個13億人口的大國,經過30多年改革開放,把中國引入欣欣向榮、充滿生機的上升通道,人民生活不斷改善,在發展中國家奔向現代化的長征中脫穎而出。這一事實充分證明了中國共產黨的執政能力和中國政黨制度的有效性。國外學者認為中國的成功應歸功于中國的“有力政黨、有為政府、有效市場和有益文化”。美洲開發銀行把政治體制與人口、地理共同列為影響現代化發展的三大非經濟因素,認為政黨之間永無休止的爭斗只會中斷經濟發展進程。因此,對發展中國家來說,重要的是確保政黨政治不成為經濟發展的絆腳石。美國學者亨廷頓指出,多黨制并不是民主政治的象征,而是政客們個人政治野心的戰車,如果某一政客在原來的政黨中無所施其計就會組建新黨,這種“低水平的政黨制度導致政治紊亂和暴力”;因此,對于政治發展來說,重要的不是政黨的數量而是政黨制度的力量和適應性,“政治穩定的先決條件在于有一個能夠吸納現代化過程產生出來的新興社會勢力的政黨制度”。

         民主政治是全人類的共同追求,也是我國政治體制建設和改革的方向。但它不是在實驗室封閉環境中完成的科學實驗,而是涉及中華民族前途和億萬人命運的社會實踐,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不存在可以簡單復制的模板。我們并不是籠統地、一般地去反對多黨制本身,而是尊重各國人民選擇自己的道路;我們所反對的,只是那種不問青紅皂白,不顧時空條件,把國外政黨制度照搬到當代中國的主張。一些發展中國家移植西方多黨制所付出的代價,是當代中國無力承受的!

       國外的現代化經驗表明:一個國家的現代化能否順利推進,最后都要追溯到政治原因。沒有一個穩定而高效的政治體制,就沒有社會經濟文化的高速增長和協調發展,即使有一時的高速發展,也不能持久?,F代化進程一般需要兩個“發動機”推進:一個是經濟增長的發動機,其原動力是市場擴張帶來的活力;一個是收益分配的發動機,其原動力是政府調控帶來的穩定。兩個發動機的有效運轉及相互關系的協調有賴于健全的政治系統,政黨制度作為這個政治系統的核心部件,顯得尤為重要。在激烈的國際競爭中,能夠把國內各種力量有序“組織起來”,而不是無序“競爭起來”,正是中國政黨制度的比較優勢。因此,在中國的政治發展進程中,我們有理由自信,有必要從容。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那樣:“我們走自己的路,具有無比廣闊的舞臺,具有無比深厚的歷史底蘊,具有無比強大的前進定力?!敝袊嗣褚欢軌蛟趫猿趾屯晟浦袊伯a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的過程中,闖出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政治文明發展之路,為人類政治文明的發展作出獨特貢獻!

(周余云 中聯部研究室副主任)

红中彩票|手机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