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美蘭音樂講習班開幕
發布日期:2012-11-23      瀏覽 10204 次

印尼Risnandar《甘美蘭音樂的歷史、演奏及傳播》講座綜述

時間:20121122日,9:00-11:15

地點:圖書館三樓錄音棚

主持人&主講人:印度尼西亞 Risnandar

翻譯:陳惟愛(上海音樂學院 印尼留學生)

綜述整理:邢媛

攝影:梁媛

上海音樂學院引進甘美蘭(gamelan)已有八年,由于種種原因,甘美蘭的教學一直沒有啟動。今天,逢上海音樂學院校慶85周年,也正值東方樂器博物館建館、音樂學系建系30周年之際,上海音樂學院首屆甘美蘭音樂講習班與今天上午正是開幕。開幕式由東方樂器博物館史寅館長主持。出席開幕儀式的還有楊燕迪副院長、我館肖梅教授、應有勤教授、音樂學系韓鍾恩教授、趙維平教授、郭樹薈教授等。我館作為新成立的中國博協樂器專委會副主任單位,還特別邀請了專委會的秘書長張翔先生出席了此次開幕儀式。

Risnandar老師來自印尼中爪哇的梭羅藝術學院,出生于甘美蘭音樂世家,父親從事甘美蘭的樂器制作及演奏,哥哥在美國大學教授甘美蘭音樂。他自幼受到家庭的影響,喜歡甘美蘭音樂。2010年取得印度尼西亞大學藝術系藝術碩士,從事甘美蘭教學,演奏和作曲工作,不僅能夠演奏爪哇甘美蘭、巴厘甘美蘭,尤其精通爪哇甘美蘭,并可以對樂器調音及維修工作。

Risnandar老師的講座從印度尼西亞及gamelan的歷史開始:印尼是一個位于東南亞的群島國,由一萬七千多個島嶼組成。印尼是一個多民族語言、文化共存,多宗教自由發展的國家每個民族都有各自獨特的語言和文化。

加美蘭是一種印尼傳統音樂,印尼的加美蘭有許多種類,包括:爪哇加美蘭、巽他加美蘭和巴厘加美蘭等。制作加美蘭的材料通常包括:青銅、黃銅、鐵、木、竹和獸皮等。爪哇加美蘭源于中爪哇的梭羅和日惹的4個王國(梭羅的KasunaanMangkunegaran和日惹的KasultananPakualaman)。爪哇加美蘭分為幾套,分別是:Gamelan sekaten, gamelan kodok,gamelan ngorek, gamelan mongganggamelan ageng。其中Gamelan ageng發展最為完善,樂器組合最為完備。

講到甘美蘭在印尼生活中的作用,Risnandar老師講到:在爪哇,加美蘭音樂與各類慶典密不可分。對王室來說,國王即位、歡迎貴賓和穆罕默德誕辰等都需演奏加美蘭音樂。而對普通百姓來說,婚禮和孩子的出生日慶典也少不了加美蘭音樂的加入。

談到甘美蘭音樂的當代發展與其它藝術的配合時,Risnandar老師說:20世紀60年代,加美蘭發展迅速,出現了大量新作品,并產生了現代加美蘭。而

印尼的傳統人偶戲藝術,哇揚戲(Wayang wayang kulit,使用皮制人偶和幕后音樂進行表演),就是用甘美蘭來伴奏的。Risnandar老師用動感的視頻為大家展示了印尼哇揚戲及其伴奏的甘美蘭樂隊。

講到加美蘭在世界的發展,Risnandar老師認為,甘美蘭是16世紀(或更早),來自印度、中國、阿拉伯和歐洲等地進行貿易和尋找香料商人們把加美蘭音樂帶向世界各地的。據記載,在1889年巴黎世博會和1893年芝加哥世博會上已經出現了加美蘭音樂。20世紀40年代著名民族音樂學家Jaap Kunst在阿姆斯特丹大學開設加美蘭課程,到1950年,他的美國學生Mentle Hood在美國開設加美蘭課程?,F在,北美、歐洲、南非、澳大利亞和東南亞都可見到加美蘭的身影。美國的加美蘭發展最為迅猛,而在英國,人們則將加美蘭作為監獄治療樂的一種手段收到廣泛的實用。

隨后,Risnandar老師現場為聽眾演示了我院這套爪哇甘美蘭的各種樂器組合:拉弦樂器Rebab,擊奏膜鳴樂器Kendang(kendang gede, kendang ketipung, kendang ciblon, kendang sabet),擊奏體鳴樂器Gender, Gender penerus, Slenthem, Bonang Barung, Bonang Penerus, Demung, Saron Barung, Saron Penerus, Kenong, Kethuk, Gong, Kempul, Siter, Gambang,以及吹奏樂器Suling等。演講廳的氣氛開始活躍起來,同學們都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演示完各種樂器,Risnandar老師開始講解爪哇加美蘭的兩套音調:SlendroPelog。Slendro5個音而Pelog7個音。兩套音調的區別在于音調之間的間隔時間。Slendro的音調之間間隔時間相同,而Pelog音調之間的間隔時間有長短變化。兩個調音體系之間的“6”音高相同,Slendro中的“5”與Pelog中的“4”音高相同。而其它的音程則不同。如下所示:

Slendro     : 1—2—3—5—6—1 

Pelog    :     1-2-3-- -4-5-6-7-1

繼而,在講到這兩套跳音體系的應用時,Risnandar老師說:加美蘭樂器只有5音,所以在使用Slendro音調的時候完全沒有問題,而使用Pelog音調則比較困難。因此,pathet系統應運而生。Pelog音調相應的有三套pathet,一是12456,二是12356,三是23567。因此,盡管Pelog音調雖然有七音,但在加美蘭演奏時只取其中的5音。

Risnandar老師以同一首樂譜為例,實用兩種不同的音調系統演唱,使大家真實的感受到了這兩套不同跳音體系之間的區別。

半小時的提問時間遠遠沒有滿足學生們對甘美蘭音樂的求職欲:東方樂器博物館邢媛老師首先提問:老師給我們展示的這個記譜是甘美蘭音樂的傳統記譜法嗎?僅有音高,那么節奏如何表示呢?

答:傳統甘美蘭是沒有譜子的。20世紀六十年代,甘美蘭音樂開始向外界傳播,并進入的音樂學院的課堂后,音樂學家門才開始嘗試用這種方式記譜。這種記譜方式只是記錄的骨干音,而世紀演奏時的變化,或者說變奏比較大,尤其是在各種樂器的配合上。再放到演唱中,變化就更大了,因為會有很多細小的裝飾音、滑音等等。

學生A:像這樣一套甘美蘭制作需要多少時間?

答:差不多要五個多月。

學生B:甘美蘭樂器是如何定音的?

答:正如我前面說的,將兩個調音體系之間的“6”調至音高相同,Slendro中的“5”與Pelog中的“4”調至同音高。然后再根據這幾個音調節其他的音高。

學生B:那不同的甘美蘭之間的如何定音?

答:在印尼,每套甘美蘭之間的音高系統都是不一樣的,同一套之間的音高的定的,而不同的甘美蘭音高各不相同。所以,在印尼,經常會發現每套甘美蘭的音高都不相同。也就是說,甘美蘭的音高是相對的,而沒有統一的音高。(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筆者注)

邢媛:那么,剛才您講到甘美蘭音樂的當代發展,會與其他的樂器一起合奏,那這個音高又如何調節呢?

答:其它樂器跟著甘美蘭定音。

同學們的問題還有很多,但是由于時間關系,主持人史寅館長只能打斷提問,將接下來的時間交給Risnandar老師互動。

20名師生在甘美蘭樂器面前脫去鞋子,席地而坐,每人負責一件樂器,在Risnandar老師在指導下,讓這件在博物館沉睡了八年的樂器,在我院師生的手中活了起來,短短十幾分鐘的互動讓師生們意猶未盡,蠢蠢欲動!大家都期待接下來的學習。Risnandar老師將在接下來的四天內教會大家甘美蘭音樂最基礎的演奏技能,并使大家能夠配合演奏五首簡單的樂曲。

講習班的結束匯報將于1126日晚19:15在學院圖書館三樓錄音室上演,期待大家的參與并預祝講習班圓滿成功。

 

(綜述內容參考Risnandar老師的講稿)

红中彩票|手机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