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賢尚美 重溫文明”——上海音樂學院師生走進奉賢
發布日期:2019-06-27      瀏覽 2509 次

                                    一、序幕:意訪民間
      奉賢位于上海南部,地處長江三角洲東南端,有著悠久的歷史。相傳孔子高徒吳國人言偃(子游)曾來此,故取“敬奉賢人”之意為名。在這樣一片文化積淀深厚的土地上,擁有著孫文明二胡藝術、奉賢滾燈、奉賢山歌劇、齊賢皮影戲、奉賢鄉土紙藝、莊行土布染色經布工藝等一批寶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
      上海音樂學院作為中國歷史最悠久的專業音樂高等學府,自建院之始就有著深入民間學習采風的優良傳統并延續至今?!吨袊鴤鹘y樂曲演奏實踐與理論賞析》是上海音樂學院民族音樂系汝藝老師開設的音樂表演專業研究生課程。雖然是民樂表演專業必修課,同時又是一門開放式的課程。通過該課程,學生們不僅詳細深入地了解了中國優秀二胡傳統作品,更是通過課程旁通了相關歷史文化知識和典故傳統,讓學生們在歷史文化中學習音樂,在音樂中了解文化歷史。課程一經開設便受到了廣泛歡迎,尤其通過學校的市民開放周更是吸引了上海乃至全國各地的民樂愛好者。有些愛好者甚至一直學習到學期末的最后一節課。
      為了讓學生們能夠在課堂之外進一步深入民間親身體驗和感知中國傳統音樂與文化,2019年6月19日,在汝藝老師的帶領下,同學們開啟了為期一天的“學賢尚美 重溫文明”奉賢采風活動。此次采風活動的主題主要有二,其一,具有江南特色的奉賢歷史文化;其二,孫文明及其二胡藝術。采風地點主要集中于奉賢區南橋鎮。
                                   二、紀實:初入民間
      上午,師生們在奉賢區文化館傅俊成館長的安排下首先來到了位于南橋鎮的“古華公園”,瞻仰了坐落于此的民間二胡藝術大師孫文明的雕像,以及園內的戲臺,親身感受了奉賢當地百姓日常的文娛方式。

   

       隨后,同學們步行至毗鄰的“賢苑”,參觀了其中的志愿服務指導中心、圓夢博物館、講賢堂、悅賢坊、品賢軒,了解了奉賢“賢”“美”文化的實質和內涵。

     在品賢軒,研究生班古箏專業的李寒月同學還即興用放置于廳堂內的古箏為大家演奏了兩首樂曲,與在場看書品茗的當地百姓有了一次很好的互動,讓學院藝術真正走進了民間,接了“地氣”。

      以奉浦四季生態園基礎打造的“賢園”以奉賢“賢文化”的起源和發展過程為主線,打造了思賢印、憶賢壁、言子像、誦賢墻、賢廊、講賢堂、行賢橋等一系列展示區。在講解員的解說下,同學們了解了奉賢“敬奉賢人,見賢思齊”的地名喻意,以及“賢文化”的內在涵養和精神追求。

    下午,作為此行的重點,上音師生一行首先來到奉賢區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與傳承中心進行學習與交流。

      奉賢區文化館傅俊成館長向同學們逐一介紹了展示墻上陳列的奉賢區現有非遺項目,并在之后的交流座談會上,與奉賢區非遺中心的張斌老師一起著重介紹了市級非遺項目“孫文明民間二胡曲及演奏技藝”的傳承、保護、研究及發展情況。

     孫文明作為與劉天華、阿炳(華彥鈞)齊名的中國二胡藝術大師以及江南文化的典型代表,與奉賢和上音都有著密切的關系。1952年,祖籍浙江上虞的孫文明入贅上海市奉賢區南橋鎮東街潘家,可以說奉賢見證和承載了他的大半生。1960年,孫文明又受賀綠汀老院長之邀到上海音樂學院民樂系授課一年半,培養了吳之珉、林心銘等一批學生。在上音的這一年半的光景,應該說是他人生最為得意的階段了。

     汝藝老師作為孫文明的再傳弟子、上海市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孫文明二胡藝術”傳承人、上海市孫文明二胡藝術研究中心理事長,對孫文明的二胡藝術有著非常深入的藝術實踐和理論研究。在為期一學年的《中國傳統樂曲演奏實踐與理論賞析》課堂上,也將自己多年來的研究成果和心得與同學們進行了分享,并將其藝術與劉天華、阿炳(華彥鈞)等中國二胡藝術史上的大師進行了多維度比較與分析。
     有了這樣的理論與實踐基礎,再通過座談會上幾位老師的講述,同學們對孫文明以及他的二胡藝術又有了進一步的認知和了解。
     最后,同學們參觀了新建成的奉賢區博物館,通過歷史實物和影像資料,了解了奉賢的地理風貌、行政區劃、文化歷史等發展脈絡,看到了現存的孫文明唯一留下的一根二胡木制琴桿。

      此外,大家還有幸在博物館參觀了“雍正故宮文物大展”。此次大展因奉賢之名為雍正帝御賜,又恰逢奉賢區博物館新開館,北京故宮博物院特別在此展出了雍正物品124件。這是雍正物品第二次出故宮,第一次展出是在臺灣,共展出物品36件。因此,這次展覽非常難得和珍貴,讓同學們看到了許多珍貴的藝術藏品和史料,也為此行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句號之后,等待著大家的將是繼續學習和探索的新起點。此次初入民間的點滴發現和體會或許都會成為同學們今后傾畢生之力去關注、去品味、去琢磨和思索的話題。所謂“取之于民 用之于民”當也有這層意味在其中吧。
                                    三、遐思:民間意趣
      什么是傳統?民間是怎樣的?……帶著這樣的好奇,我們開啟了這次的奉賢之行。當我們在初入民間,淺嘗了一回民間傳統的“滋味”之后,忽然意識到,這似乎是一壇陳酒佳釀,個中滋味,必親身品味方能略知一二。
作為音樂表演專業的學生,在日常的學習過程中,可能更多是從專業技術層面上去學習和研究具體的演奏技巧和處理方式。但是,在這些演奏技巧和處理方式的背后,一直存在著一個隱喻,那就是“民間意趣”。
細細想來,這是一條極有意思的循環生存鏈?!懊耖g意趣”作為生存鏈的最高端,直接決定了其主體“傳統”的生存方式,而“傳統”的生存方式則影響著受眾對于它們的感知和實踐,最后這種感知和實踐又會反哺“民間意趣”,對其產生潛移默化的影響,如此周而復始,循環往復。
這種“民間意趣”往往具有極為濃厚的地域特點和文化特質,轉化到音樂演奏“傳統”上,可以具體體現為小到一個潤腔甚至于一個音、一個技法的處理,大到整個作品風格、格局的把控。更有意思的是,這種“傳統”是活的,是有生命的,不是一成不變的。它會隨著時代的變遷而轉變,不同時代的“民間意趣”會為屬于它的“傳統”編織風格各異的“新衣”,從而造就了中國音樂史上豐富燦爛的時代“傳統”和“經典之聲”。
     中國的“傳統”如“水”,可以千變萬化,但是卻“萬變不離其宗”。我們是否能夠從中“嗅”出其本質,所依賴的便是各種瑣碎信息。這些瑣碎信息的母體便是以時代、地域文化為背景,以人為載體,在“歷史的傳統”與“創新的傳統”中不斷前行的“民間意趣”。
而我們作為“民間意趣”的受眾與傳承者,同時擁有著雙重身份。這樣的身份讓我們須要一直在“傳統”中往前走,不斷地在歷史中啟迪創新,在創新中又反哺歷史。而支撐我們前行的源點就是“民間”,每當我們迷途之時,便回歸“民間”汲取營養,找尋新的方向。
                                    四、尾聲:民間之后
     “學賢尚美 重溫文明”,此次的奉賢采風活動給上海音樂學院的研究生們上了一堂教室之外的別樣課程。教會了大家用身心去如融入和體悟滋養著音樂家和音樂作品的民間,用眼睛去發現每一個與之相關的細節,用耳朵去聆聽它的音聲,用鼻子去嗅一嗅空氣中熟悉的氣息,用舌尖去品味它的味道,用雙手去觸摸承載著它的實體。
     民間之后,帶給我們的將是蛻變,一種賦予了歷史厚度與時代新意的蛻變。行走于土生土長的民間和專業系統的學院之間,或許這會是最適合的一種狀態吧。

秦思
2019年6月21日

                                                                                                                                                                                                                                   

红中彩票|手机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