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屆中國演藝領袖高級研修班課程全景回顧(六)
文旅融合的第三空間方案
發布日期:2019-07-15      瀏覽 2295 次

文旅融合的第三空間方案

(根據課程記錄整理)

演講嘉賓:林宏鳴

上海音樂學院藝術管理系主任

上海大歌劇院運營籌備組組長

上海大歌劇院項目建設指揮部辦公室常務副主任

 

2019年5月26日下午,前兩日還陽光明媚的上海,突然下起大雨,但第三屆中國演藝領袖高級研修班的學員們卻早早地來到上海音樂學院排演中心,等待本屆領袖班壓軸演講嘉賓上海音樂學院藝術管理系主任林宏鳴教授出現。演講開始前十五分鐘,正在參加第十二屆中國藝術節“文華大獎”終評工作的林主任抽出時間,如約而至,以 “文旅融合的第三空間方案”為題,從“另一只眼睛看文旅融合”、“第三空間新思維構想”兩個維度與學員展開分享。

一、另一只眼睛看文旅融合

林宏鳴首先從文旅融合發展的背景及趨勢闡釋切入講題。2018年3月13日,《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提請第十三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審議,方案中提出組建國家文化和旅游部。同年5月,國務院辦公廳公布了《關于促進全域旅游發展的指導意見》。文旅部的組建和《指導意見》的出臺,成為中國文旅融合的一個新起點。

現在備受矚目的“文旅融合”概念,與其說是一種主動變革的引領,不如說是一種順應社會時代發展趨勢的選擇。過去那種“文”“旅”分割、各自為戰的單鏈條延申局面,轉而進入破局求變、同心合力雙鏈條驅動階段。

今天有些人在埋頭于當下的工作,也有些人在思考未來能做些什么。但更重要的思考和行動是:今天我們做什么、怎么做才有未來?

文旅融合發展,內容和載體哪個更重要?三天前,上音藝管系策劃的第二屆全國藝管名校大學生辯論賽進行了決賽,我出的決賽辯題:文旅融合的關鍵是發揮好旅游載體的作用,還是文旅融合的關鍵是發揮好文化內容的作用?

我聽到的基本都是贊成文化內容更重要的觀點。內容為王,當然重要。但是,如果你要開一個飯店,首先要解決什么問題?所以,文旅之間的關系我認為是:始于載體,成于內容。以文塑旅,以旅彰文。

《指導意見》中提出了推動旅游與四個方面的融合發展,第四個方面是推動旅游與科技、教育、文化、衛生、體育的融合發展。其中有這么一段話:“要科學利用傳統村落、文物遺跡及博物館、紀念館、美術館、藝術館、世界文化遺產、非物質文化遺產展示館等文化場所開展文化、文物旅游,推動劇場、演藝、游樂、動漫等產業與旅游業融合開展文化體驗旅游?!边@就是在文旅融合發展中劇院(劇場)的坐標。

在2016年青島國際劇院論壇上,我提出了“劇院應該成為城市的文化客廳”的主張,當時更多著眼于主要劇院的功能和作用。今天又提出把劇院打造成為“文旅融合的第三空間”,希望業界同仁一起努力,使各類大小劇院都能夠成為滿足市民文化需求的城市或社區的第三空間。

2.劇院是演藝產業的平臺與中樞

內容、橋梁、血管和平臺是構成演藝市場的四大要素。無論是劇團還是經紀公司或票務公司,都離不開劇院,觀眾也是到劇院觀看演出、欣賞藝術。所以劇院是內容呈現的平臺和演藝市場發展的中樞。從宋代的勾欄瓦舍,到十九世紀中后期西式劇院在中國的出現,期間,過去很多沒有上過學的民眾,是在各種戲院里了解了三國的故事和楊家這些歷史人物。

說到澳大利亞的文化大家首先會想到什么?如果把悉尼歌劇院拿掉還會想到什么?世界上一些著名劇院多比較注重吸引各國觀眾。如維也納國家歌劇院,每天晚上演出不同的劇目,雖然有多達250位技術人員承擔拆臺、裝臺工作,但長年累月非常辛苦。

我問他們院長為什么要這么做?回答說,他們的歌劇院維也納本地觀眾、維也納以外的奧地利觀眾和國外觀眾各占三分之一。這樣做是為了讓來到維也納的商人、游客在維也納逗留期間,每天能看到不同的歌劇。

大多數人以前到德國旅游很少會去漢堡,但這一狀況因為投資8.6億歐元建造的易北音樂廳落成發生了根本改變。漢堡市長奧拉夫·舒爾茨在慶生大Party上說:“過去的一年,這個神奇的建筑徹底改變了漢堡在全球的形象。因為易北,漢堡成為了當今全球最熱的旅游城市,喜迎八方游客?!?/span>

漢堡跟幾乎所有地方不同之處在于,他們的城市規劃是以易北音樂廳為核心來設計布局的,音樂廳不是補白、點綴、面子工程。

3.新建劇院的蛻變與短板

最近二十余年,中國各地出現了一批新建劇院,中國演藝市場步入了硬件促軟件的發展階段。新建劇院較之傳統劇院而言發生了五個顯著變化:第一,告別了以出租場地為主的“二房東”角色。第二,演出計劃普遍增強。第三,最好的節目往往在新建劇院上演。第四,開始注重藝術教育。第五,新建劇院成為當地演藝市場發展的引擎。

同時,劇院建設和運營也存在一些比較普遍的問題。第一,建管脫節。第二,理念滯后。第三,人才匱乏。第四,內容乏善。第五,營銷不力。比如,過去的劇院都是按傳統的單一演出功能建造,大多數劇院處在“白天關門、晚上演出”的狀態。再如,營銷是劇院運營普遍的短板,總體而言在觀眾、演出、效益和使用率等方面存在諸多短板和不足。

美國和日本的文化產業市場有一個規律:演藝市場的票房收入是電影票房收入的2倍。美國電影票房收入是119億美元,中國90億美元,日本20億美元。日本的電影票房收入不到中國的四分之一。而中國的演藝票房收入不到日本的60%。而在2008年,中國的電影票房僅43.41億元人民幣,那時日本已達100億元人民幣。所以,無論從哪個角度分析,中國的演藝市場都具有巨大的發展空間。

二、第三空間新思維構想

1989年,美國社會學家奧登伯格在其所著《絕好的地方》一書中,最早提出了“第三空間”的概念。他認為:第一空間是家庭,第二空間是職場,第三空間是城市的酒吧、咖啡店、博物館、圖書館、公園等不受功利關系限制的公共空間。星巴克的快速發展和龐大規模,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其所確立的第三空間理念。

互聯網時代的一大特點,是越來越多的人被三塊屏幕所“控制”。即大屏幕電視,中屏幕電腦,尤其是小屏幕手機。在這樣的背景下,我梳理了六大值得關注的社會現象。實際上人們需要更多安放心靈、釋放感情、減輕壓力、抵抗憂郁和增加社交的空間,劇院尤其應該成為這樣的“第三空間”。劇院不僅應該是藝術的殿堂,也應該是文化的課堂、精神的食堂和文明的教堂。

1.劇院應成為以人為本的第三空間

由于理念、安全、功能、定位等各種原因,許多劇院在不少方面未能很好地體現“以人為本”的原則。走進劇院,往往沒有吃、沒有喝、甚至也沒有坐的地方,給人一種空曠而“冰冷”的感覺。劇院應更多地體現對“三個人”的關愛。

一個是觀眾。把劇院打造成符合更多市民期望和要求的“第三空間”,就應該更多地為市民著想,讓市民從單純的觀演者轉變為劇院真正的主人。

一方面劇院應更多地設置觀眾休息處,滿足市民休閑的需要。另一方面,劇院的設計布局應更加合理科學。如國外的劇院中場休息時觀眾排隊購買飲料、咖啡、甜品、紅酒是一道道風景線。反觀國內的劇院,中場休息時的風景線,是女廁所門外排著的長隊。這是因為劇院的設計和建造者不太了解觀眾的年齡和性別結構所致。

考慮到劇院尤其是代表性的劇院未來能更多地吸引國內外的游客,觀眾席可增設能獨立操作選擇的多語言字幕顯示器。我在斯卡拉歌劇院曾使用過這樣的字幕顯示器,前排和鄰座打開顯示器后,你感覺不到屏幕發出的亮光。

另一個是藝術家。要更多地為藝術家考慮,比如化妝間不僅要避免演員穿著演出服甚至大袍上下樓梯,化妝間離上下門距離也要盡可能近些。

在漢堡易北音樂廳的演奏員休息室,許多樂器都可以掛在墻上,避免了小提琴、中提琴等樂器放在狹小的化妝桌上可能會掉在地上的擔心,上廁所時也免除了圓號、長號等不得不放在地上的顧慮。

還有一個是員工。以往建設劇院時,對員工需求的考慮是最容易被忽視的。

2.劇院可成為藝術生產的另一個“引擎”

根據文旅部最新公布的數據,2018年全國藝術表演團體17123個,演出312.46萬場,國內觀眾13.76億人次。全國藝術表演場館2478個,演出17.89萬場,觀眾人次5862萬。對比這些數據就很容易看出嚴重而突出的問題。

歐美的許多劇院是場團合一體制,采“場”管團模式。中國的劇院只有少數是場團合一模式,采團管“場”的做法。中國乃至亞洲的劇院絕大多數是場團分離的,國內劇團不少劇目的質量難以滿足劇院的需求,而劇院在節目內容的策劃選擇上也比較被動。在劇目制作方面除了極個別劇院有了突破,基本處于“無為”的處境。

總體而言,劇院對受眾的了解更多,對演藝市場的冷暖變化也更敏感。在文旅融合發展中,應創造條件,采取獨立制作、委約制作、聯合制作等各種方式,讓有條件的劇院成為內容生產的另一個引擎。

據此,未來的劇院應該圍繞劇目制作功能,不僅應設有各種專業排練廳,也應設有和主劇場舞臺一比一大小的合成排練廳,以及適用的服裝道具制作場所,并同步考慮舞美布景等儲存空間。

3.豐富藝教實現劇院的“白加黑“運營

人們在居住條件改善后,往往將居住環境中最佳之處作為客廳,客廳面積不僅越來越大,而且裝修和陳設也十分考究,是家庭的活動中心。

但現在,家里的客廳成了最為“閑置”的地方,而實際上人們對不受功利關系限制的社交場所又有了更多更高的需求。許多劇院開展的藝術教育和推廣工作頗受歡迎也說明了這一點。

我在東藝曾策劃舉辦過上海市“家庭音樂會大賽”。在人“機”交流逐步取代人際交流,家庭鄰里關系漸趨淡漠的當下,開展類似一家三口參加,鼓勵三代同堂參與的活動,很有意義。這樣就需要更多的活動空間和開放時間。

有一個值得介紹的案例是新建不久的巴黎愛樂音樂廳。其每年演出場次550場左右,觀眾人次約50萬。但勞倫特-拜耶總經理告訴我,音樂廳內設的樂器博物館,一年的觀眾人次達40萬之眾。還有17個可以向公眾開放的排練廳。

我主張新建未來的核心劇院時,可設計安排藝術博物館、藝術電影院、藝術視聽室,藝術資料館、多媒體互動空間、親子教室等設施與空間,以利于組織開展更加豐富多彩的藝術教育、藝術培訓、藝術講座、藝術展覽、藝術攝影、藝術交流以及市民才藝表演等活動,讓市民能真切體驗到“自家客廳“的溫馨和無關功利的溫暖。劇院也能實現“白加黑”運營,全天候開放,讓投入巨資建造的劇院真正“物盡其用”。

4.打造“文旅兼具”的第三空間

已經啟用的劇院,可以采取適當調整、局部改造的方式以凸顯第三空間的需求。未來的劇院,更應按照新理念、新要求、新思維、新功能設計,采用更多新技術、新能源、新材料、新工藝建造。比如聲學設計,按最高標準兼顧原聲、擴聲和補聲三類需要。

本著以人為本的精神,更加注重服務設施的配套升級和服務功能的親民拓展。在劇院空間中可專門設計一個既相連又分隔的區域,安排售票大廳、衣帽間、藝術書店、禮品店、咖啡廳、中西餐飲等功能。單就餐飲來說,除了應該設有演職員餐廳、員工餐廳之外,還應有滿足觀眾高、中、低不同需求的高端餐廳、特色餐廳和大眾餐飲。有條件的劇院還可設貴賓接待用餐廳。

劇院更應該打破傳統劇院有形無形之墻。劇院不僅是開放的,親民的,也應該與周邊環境及交通組織產生獨特的聯動效應,借力打造文旅融合、文旅兼具的“第三空間”。

兩年前我去新建不久的臺中歌劇院看演出,宿臺中長榮桂冠酒店。用早餐時發現,每個座位上的餐墊紙上,在“藝起趣旅游—文創臺中”一行字的下方,印有包括臺中歌劇院、自然科學博物館、臺灣美術館等九個文化場館的圖片和詩意般的文字簡介。所以劇院應該更多地眼睛向外,形成文旅連動。

上海即將開建的大歌劇院,未來將成為世界上歌劇演出場次最多的劇院,并明顯超過目前全國歌劇演出場次的總量。而理想的大空間布局,是在劇院周邊的銜接處,設有可以舉行戶外大型演出的歌劇廣場,具有觀賞價值的歌劇公園,在地鐵站到劇院之間建設地下歌劇長廊。在黃浦江邊上建歌劇碼頭,和對岸的徐匯濱江實現水上巴士對開,“坐水上巴士看歌劇”能成為世界一景。

現在往來浦江兩岸的確已非常方便,但如果夜間地鐵停運,市民本人又沒有私家車,過黃浦江還是困難的。所以,在水上巴士航行線黃浦江水下,如能建一條人行隧道,加上地鐵、水上巴士、車行隧道等,浦東后灘和徐匯濱江之間就會成為45公里長的黃浦江兩岸來往最便利的地方。這將十分有利于大歌劇院未來成為世界歌劇觀演目的地和文化旅游目的地,上海大歌劇院也將成為世博文化公園地區最大的亮點而聞名世界。

以上這些暢想,最終有多少能夠實現,取決于多方面復雜的因素。但上海為中國、為世界奉獻一座屬于未來的專業劇院、特色劇院、親民劇院、智能劇院、綠色劇院,不僅是個挑戰,也是一個難得的機遇。

红中彩票|手机app下载